RESPECT FACTS AND PROVIDE LEGAL SERVICES FOR YOU
广州劳动争议纠纷律师

15902026595

服务热线

Am8:00~Pm6:00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劳动保障

四大原因造成劳动争议案件大幅上升

2018年11月29日  广州劳动争议纠纷律师   http://www.gzldjflaw.com/
    随着劳动合同法和就业促进法的实施,劳动者维权意识明显增强。劳动争议案件数量的持续上升,成为当前我国劳动关系领域面临的最大问题。在这种情况下,5月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能否“消化”激增的劳动争议案件,越来越为人们所关注。
  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的一大亮点就是免费仲裁,这个利好是不是激发了劳动者主动维权意识,导致申请劳动仲裁案件猛增?劳动仲裁人员的缺乏导致很多劳动争议案件无法得到有效解决的问题有没有凸显?劳动纠纷进入提速时代给各方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和压力?仲裁机构如何应对“门槛”降低出现的大量小标的案件?人民法院在处理劳动争议案件时又碰到了哪些新情况和新问题?
  从今天开始,本报推出“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满月"运行状况调查”系列报道,以期解开人们心中的种种疑问。
  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满月”运行状况调查
  6月2日下午,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仲裁委员会立案接待室。
  二十多平方米的小屋里,挤满了申请仲裁的人,很多人在靠墙的桌子边填写申请书,仲裁立案窗口则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来这里立案的大多数是企业职工,请求立案的类型大多是辞职后要求补加班费、补发工资或被辞退后要求经济补偿金。
  据朝阳区劳动仲裁委员会统计,四五两个月,他们每月受理的案件都在1300多起,从今年初至5月30日已受理4286件,比2007年全年的3357件上升了881件,每天平均立案将近60起。仲裁立案接待室每天都是这样拥挤。
  记者获悉,朝阳区是北京市城八区中企业最集中的地方,劳动仲裁案件最多,仲裁机构压力也最大。
  45天结案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家住朝阳区东坝乡的吴丽梅工作将近四年后被企业解雇,她来到朝阳区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立案,要求单位支付两万多元的加班费和经济补偿金。吴丽梅上午就到了,因为填表和排队,直到下午两点多还没排上号。今年已经60岁的她告诉记者,来之前没想到人会这么多。
  在一家广告传播有限公司工作的赵先生一直负责技术维修工作,最近被单位解雇,他来申请立案,想要求单位支付2005年以来156个双休日的加班费以及离职时跟单位签署的保密协议的赔偿金。家在通州的他因为上次来得太晚没排上号,今天他特意起了个大早儿赶过来。
  在北京,感受到案件增多压力的不仅仅是朝阳区劳动仲裁委员会一家。
  据记者了解,海淀区劳动仲裁立案大厅每天申请立案的都有200多人,而每天工作人员最多只能接待140多人。
  宣武区劳动争议仲裁科科长钱炼告诉记者,从5月1日到5月23日的16个工作日内,他们就受理案件120件,超过上年度月平均受理量2.6倍。
  “我们这段时间特累。”钱炼说,受理的案件数量增加了,仲裁员却基本没有变化,加在一起还不到10名,远远不能满足要求。“五一前受理的案件,你得审理吧,五一后受理的案件,也等着你呢。”
  为了及时处理劳动争议,宣武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只好“内部挖潜”,一方面争取每天多安排审理几个案件,哪怕开完庭后已是满天星斗;另一方面把写裁决书这样的工作搬到家里干。“没办法,人手太少而且只有一个仲裁庭。”该委一位仲裁员一边忙着看案卷,一边无奈地对记者说。
  海淀区劳动仲裁委的办案人员同样非常紧张。按照时间安排,现在有很多案件都不得不排到8月份开庭。一位仲裁员对记者说:“法律要求45天结案,对仲裁机构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形成案多人少局面原因复杂
  小宋是一位山东姑娘,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北京一家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工作。从今年2月29日到5月20日,她只从公司“借”到了900元的工资。因为房租和生活的压力,在多次向公司索要工资无果的情况下,她像公司其他几位员工一样,来到了朝阳区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立案。
  “2341元的工资加上585元的误工费,前后算下来也不到3000块钱,听说以前这样的案子要拖很长时间,最后还不一定有满意的结果,我拖不起,可能不会去告。现在不是"一裁终局"了嘛,所以就来了。”小宋说。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法学系副主任孙德强对记者说,一裁终局模式有利于及时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在申请劳动争议仲裁后他们的权益就能够得到有效保护,而不用担心用人单位故意通过程序拖延时间逃避履行义务。
  “新法实施后,劳动者维权更加便捷是案件不断增多的另一个原因。”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专职律师韩世春说,除了一裁终局,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还增加了支付令、先予裁决制度,这在一定程度上简化了程序,便于劳动者迅速维权。
  “对我来说,不收仲裁费是我决定来这里的重要原因。”前来申请立案的赵先生说。
  据了解,原来劳动者申请仲裁是要交纳仲裁费用的,包括劳动争议案件处理费和受理费,其中,案件受理费最高50元,案件处理费则按争议金额的一定比例收取。困难群众可申请减、免、缓交仲裁费。而在法院,劳动争议案件不管标的多高,都只收取每件50至100元的受理费。2007年4月1日国务院颁布的《诉讼费用交纳办法》实施后,劳动争议案件受理费降到每件10元。而现在,申请仲裁则是免费了。
  “仲裁免费大大降低了劳动者的维权成本,免除了他们的后顾之忧,这也是案件数量增加的一大原因。”韩世春告诉记者。
  “另外,新法规定的受案、管辖范围更宽泛,时效从原来的60天延长到一年,用人单位将承担更多的举证责任,这些规定都为劳动者成功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这也让更多的劳动者开始主动使用法律武器维权。”韩世春说。
  一位仲裁员告诉记者,一些劳动者动辄告单位,而且不愿调解,劳动关系双方表现出僵持、互不信任的特征。“某些滥用诉权现象,也导致劳动争议案件越来越多。”他说。
  增加仲裁员并非化解矛盾根本出路
  在记者的采访中,不少业内人士和专家认为,解决案多人少问题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增加仲裁员。
  实际上,为了缓解案件增多的压力,很多仲裁机构除了加班外,也开始陆续招纳新人。但据业内人士介绍,劳动部门申请编制非常困难,而且即使编制批下来了,人招了进来也未必能马上接手案子,还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才能上岗。
  记者了解到,有的仲裁机构临时招了一些没有编制的人员,但专家指出,这种做法并非长久之计。
  “由于仲裁自今年5月1日起不再收费,仲裁员的一切待遇均由财政负担,增加仲裁员相当于增加政府编制,这需要有关方面的充分协调。”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黄乐平说,另外,案多人少的问题究竟是暂时的还是长期的,现在还无法准确预测,如果是暂时现象,那么扩编的人将来怎么安置,在人事上、财政上将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如何不增加编制又能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呢?
  记者从朝阳区仲裁委了解到,他们从各部门抽调经验丰富、调解能力强的人员,组成5人庭前调解小组,由劳动争议庭前调解小组成员先期对受理的所有仲裁案件,分别与双方当事人沟通,了解调解意愿,对于双方愿意调解的由仲裁员进行先期调解,调解不成的再按仲裁程序进行裁决。从4月29日至5月30日的仲裁数据来看,经庭前调解小组调处的案件为127件,占当期立案总数(1382件)的10%.
  那么,解决案多人少问题有没有长效措施呢?
  在采访业内人士的过程中,记者听到最多的呼声就是劳动争议仲裁机构实体化。
  据了解,由于目前全国多数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与劳动行政部门仲裁机构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办案人员仅限于劳动行政部门仲裁机构的几个行政编制人员,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仍是一个没有独立经费、人员、办公机构、场所的“四无机构”,很难应对劳动争议案件数量激增的局面。
  孙德强认为,应当将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从劳动行政主管部门中分离出来,成立由国家财政支付费用的、独立的、专业性的劳动争议仲裁机构,如此,人员和经费才能够得到保障。
  据介绍,实践中,已经有相当一部分省市建立了实体化的劳动争议仲裁专门办案机构———劳动争议仲裁院,将原来劳动争议仲裁的行政职能和办案职能剥离,突出仲裁的准司法机构特性。
  不少仲裁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表示,目前应该尽快出台相应的配套措施,包括机构和队伍的专业化,为实施法律提供坚实的物质保障和制度保障。
 

文章来源: 广州劳动争议纠纷律师

律师:王春来 [广州]

广东穗港律师事务所

联系电话:15902026595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 http://www.gzldjflaw.com/art/view.asp?id=932056002898 [复制链接]